徐匯熱線:021-60910005 浦東熱線:021-50811199
推薦新聞
  • 熱烈祝賀上海福商商務服務再次評為“上海市中小企業服務機構”
  • 熱烈祝賀福商2016年公司年會圓滿舉辦
  • 熱烈慶祝華進投資榮獲《經濟觀察報》2015首屆新三板“伯樂獎”
  • 安徽省明光市副市長江家海率團來我公司考察
  • 工商總局關于實施“三證合一、一照一碼”登記制度的公告
  • 熱烈慶祝楓涇鎮招商新政策發布會暨第二屆中小微企業投融資對接會
  • 熱烈慶祝上海福商中小企業服務平臺順利喬遷(一期)
  • 熱烈慶祝上海福商中小企業服務平臺--北京公司成功掛牌
  • 上海企業所得稅匯算清繳年度申報表填寫相關難點解答

網絡平臺服務商的商標侵權責任承擔

發布于:2018-02-28 13:08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

商標法沒有對網絡平臺服務商的商標侵權責任問題做出直接規定,現有依據主要是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而相關的具體處理規則還需要參考知識產權領域的有關行政法規、司法解釋以及法院的指導性文件。

一、處理平臺服務商商標侵權責任問題的現有法律依據與參考規則 

1.商標法及其實施條例 

處理商標侵權責任問題首先應當在作為專門法的商標法中尋求依據。與網絡平臺服務商商標侵權責任有關的依據主要是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六)項,“有下列行為之一的,均屬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六)故意為侵犯他人商標專用權行為提供便利條件,幫助他人實施侵犯商標專用權行為的”。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七十五條進一步明確,“為侵犯他人商標專用權提供倉儲、運輸、郵寄、印制、隱匿、經營場所、網絡商品交易平臺等,屬于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六項規定的提供便利條件。” 

該條款在處理網絡平臺服務商責任問題時存在規定不明確、范圍過窄的問題。具體表現在僅對“故意”的幫助侵權行為進行規制,對于“過失”的幫助侵權行為未予明確。并且規定過于原則,可操作性不強,無法有效應對互聯網環境下復雜多樣的侵權行為[1]。 

2.侵權責任法 

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主要是針對網絡侵權責任問題而做出的專門規定,調整因網絡而引起的涉及著作權、肖像權、名譽權、隱私權、榮譽權、專利權等的侵權法律問題。該條款是處理網絡平臺服務提供者商標侵權責任問題的主要依據。

該規定涉及到三個條款,其中第一款“網絡用戶、網絡服務提供者利用網絡侵害他人民事權益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是通常所說的 “宣誓性條款”。第二款“網絡用戶利用網絡服務實施侵權行為的,被侵權人有權通知網絡服務提供者采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網絡服務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時采取必要措施的,對損害的擴大部分與該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該條款是實務中適用最廣泛的“通知條款”,也是通知刪除規則的主要依據。第三款“網絡服務提供者知道網絡用戶利用其網絡服務侵害他人民事權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與該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該條款為“知道條款”[2]。 

3.其他參考 

商標法規定不夠明確且范圍過窄,而侵權責任法在適用過程還需要輔之以具體的規則,在處理復雜多樣的網絡環境下商標侵權問題過程中,還需要參考如下具體規則。 

第一、2012年11月26日通過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害信息網絡傳播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信息網絡傳播權司法解釋”),主要是處理涉網絡著作權民事糾紛問題。由于商標法與著作權法同屬于知識產權法律,在規則方面有相通之處,因此可作為處理網絡平臺服務商商標侵權責任問題的重要參考。 

第二、國務院于2006年5月18日公布,2013年1月30日修訂的《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該條例對互聯網環境下的通知刪除規則做了非常具體的規定,在適用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通知條款”處理網絡平臺服務商商標侵權責任過程中,可以作為參考。 

第三、在2012年12月28日發布的《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關于電子商務侵害知識產權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以下簡稱“北高解答”)和 2016年4月13日發布的《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關于涉及網絡知識產權案件的審理指南》(以下簡稱“北高指南”),這兩份法院指導性文件涉及到網絡平臺服務商商標侵權責任問題的較多具體規則。

二、適用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宣誓性條 款”的情形

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第一款規定,“網絡用戶、網絡服務提供者利用網絡侵害他人民事權益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在實踐中,網絡平臺服務商在自營業務、團購業務中銷售侵害他人商標權的商品,以及存在其他幫助侵權、引誘侵權行為的,依據該規定應承擔侵權責任。 

在自營業務的情形下,網絡平臺在提供服務過程中承擔商品銷售商的角色,例如京東自營、1 號店、唯品會等。這種情況下發生商標侵權的,則承擔銷售商的商標侵權責任。在“1號店”案[3] 中,原告卡地亞國際有限公司發現被告益實多公司在其經營的名為“1號店”的網站上銷售另一被告惠新公司生產的珠寶類商品時,在商品信息和發票中突出使用與原告“卡地亞”等商標完全相同的字樣。法院認為,益實多公司系具有較大經營規模的專業電子商務企業,對所售商品不侵害他人商標權等合法權益應當具有較高的認知、管理能力,其在網站上發布涉案商品信息、銷售涉案商品,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涉案商品信息中含有侵害原告商標權的內容,具有過錯。由益實多公司銷售、惠新公司生產的商品信息中存在侵權內容,兩被告的行為相互結合、共同作用,造成損害后果,構成共同侵權,應當承擔連帶責任。 

在團購業務的情形下,網絡平臺在提供服務過程同樣參與了銷售的過程。在“法國公雞 案”[4]中,被告今日都市公司經營的嘀嗒團網站為被控侵權商品提供限時團購平臺,將推廣產品在網頁上進行發布,消費者在網上確認購買。消 費者確認參加團購后,進行網上支付,由今日都市公司收取消費者所付款項,在扣除相應技術服務費后,余款劃至侵權產品銷售商走秀公司賬戶。法院認為,被告今日都市公司從被控侵權商品這特定的團購活動中直接獲得經濟利益,就應當對此次團購活動中商品的商標合法性進行審查,且應當承擔與銷售者相同的審查義務。

關于網絡平臺服務商幫助侵權責任的問題, 除了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七十五條規定的“為侵犯他人商標專用權提供……網絡商品交易平臺等, 屬于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六項規定的提供便利條件”之外,還可以參考北高指南第21條的規則, “平臺服務商在提供網絡服務時,教唆或者幫助網絡賣家實施侵害商標權行為的,應當與網絡賣家承擔連帶責任。”此外,北高指南第21條還就引誘侵權的問題進行了界定:“平臺服務商故意以言語、推介技術支持、獎勵積分、提供優惠服務等方式誘導、鼓勵網絡賣家實施侵害商標權行為的, 可以認定其構成教唆網絡賣家實施侵權行為。”

三、適用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知道條款” 的參考規則

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第三款規定,“網絡服務提供者知道網絡用戶利用其網絡服務侵害他人民事權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與該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侵權責任法制定過程中,該條款是在參考《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計算機網絡著作權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對涉網絡著作權侵權行為規定基礎上進一步增加的,使得網絡服務提供者承擔責任的情形更為寬泛。實踐中該條款涉及到“知道”的認定。知道包括明知和應知,關于“應知”,信息網絡傳播權司法解釋第九條可以作為參考:“人民法院應當根據網絡用戶侵害信息網絡傳播權的具體事實是否明顯,綜合考慮以下因素,認定網絡服務提供者是否構成應知:(一)基于網絡服務提供者 提供服務的性質、方式及其引發侵權的可能性大小,應當具備的管理信息的能力;(二)傳播的作品、表演、錄音錄像制品的類型、知名度及侵權信息的明顯程度;(三)網絡服務提供者是否主動對作品、表演、錄音錄像制品進行了選擇、編輯、修改、推薦等;(四)網絡服務提供者是否積極采取了預防侵權的合理措施;(五)網絡服務提供者是否設置便捷程序接收侵權通知并及時對侵權通知作出合理的反應;(六)網絡服務提供者是否針對同一網絡用戶的重復侵權行為采取了相應的合理措施;(七)其他相關因素。” 

如何判斷平臺服務商“知道”網絡賣家利用其網絡服務實施侵害商標權行為?北高指南第26 條的規則更為具體:“平臺服務商‘知道’網絡賣家利用其網絡服務實施侵害商標權行為,包括‘明知’和‘應知’。認定平臺服務商知道網絡賣家利用網絡服務侵害他人商標權,可以綜合考慮以下因素:(1)被控侵權交易信息位于網站首頁、欄目首頁或者其他明顯可見位置;(2)平臺服務商主動對被控侵權交易信息進行了編輯、選擇、整理、排名、推薦或者修改等;(3)權利人的通知足以使平臺服務商知道被控侵權交易信息或者交易行為通過其網絡服務進行傳播或者實施;(4)平臺服務商針對相同網絡賣家就同一權利的重復侵權行為未采取相應的合理措施;(5)被控侵權交易信息中存在網絡賣家的侵權自認;(6)以明顯不合理的價格出售或者提供知名商品或者服務;(7)平臺服務商從被控侵權交易信息的網絡傳播或者被控侵權交易行為中直接獲得經濟利益;(8)平臺服務商知道被控侵權交易信息或者交易行為侵害他人商標權的其他因素。”北高指南第27條還進一步明確了“直接獲得經濟利益”的情形。這些具體規則都可以作為適用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知道條款”的參考。

四、適用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通知條款” 的情形與規則

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第二款是關于通知刪除規則的條款,具體表述是“網絡用戶利用網絡服務實施侵權行為的,被侵權人有權通知網絡服務提供者采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網絡服務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時采取必要措施的,對損害的擴大部分與該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根據該規定,網絡平臺服務商在收到通知后應當采取必要措施制止侵權行為。 

在廣受關注的“為為網”案[5]中,原告易飾嘉公司針對App Store上提供“為為網”APP下載服務的行為提起訴訟,并將蘋果公司列為共同被 告,請求賠償人民幣1億元。法院審理認為,蘋果公司在其網站上公布了有效可行的投訴途徑和方 法,可供權利人就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的應用程序進行投訴。并且,蘋果公司收到原告的投訴后即進行了內部調查,且被控侵權應用程序于次日下架,然后將相關情況通知了原告。蘋果公司已盡到了合理的注意義務,并采取了必要措施。原告要求蘋果公司承擔商標侵權責任的主張依法不能成立。 

網絡平臺服務商一般都參考通知刪除規則公布了投訴的通道,并設置了轉送、反通知以及下架等處理流程,但什么樣的通知才是合格通知? 北高指南第22條針對“通知”設定了具體規則: “權利人通知平臺服務商采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阻止網絡賣家侵害其商標權的,應以書面形式或者平臺服務商公示的方式向平臺服務商發出通知。前款通知的內容應當能夠使平臺服務商確定被控侵權的具體情況且有理由相信存在侵害商標權的可能性較大。通知應包含以下內容:(1)權利人的姓名、有效聯系方式等具體情況;(2)能夠準確定位被控侵權內容的相關信息;(3)商標權權屬證明及所主張的侵權事實;(4)權利人對通知內容真實性負責的聲明。” 

另外,網絡平臺服務商“采取必要措施” 應當達到何種程度,較難以把握。按照法院在衣 念訴淘寶案[6]的觀點,網絡平臺服務商除了“刪除、屏蔽、斷開”被投訴侵權產品鏈接之外,還需要采取必要限度的措施防止侵權行為的進一步發生。另外,是否涉及商標侵權,這本身就涉及到較為復雜的專業判斷,平臺方一般很難具備法官審查案件的能力和水平,在一些具體的個案中容易產生分歧。例如康訊訴掌匯“應用匯”案[7] 中,涉及到對重新上傳的涉案產品應當盡到何等程度的注意義務的問題。

此外,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第14條至第 17條對通知、刪除、轉送、反通知、恢復等規則進行了明確。北高解答第12條至第16條針對權利人提交通知時是否需要提交實際交易情況的相關證據,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如何處理通知,網絡賣家是否可以提交反通知,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應當如何處理反通知,如何確定錯誤通知或錯誤采取措施的法律責任等問題提供了參考規則。

五、結語 

在實務中,網絡平臺服務商一般都設置了通知刪除程序,如果涉及糾紛,網絡平臺服務商會盡量引導權利人通過通知刪除程序處理。但是,按照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三個條款之間的邏輯,并非所有的情形下網絡平臺服務商承擔責任都以權利人發出侵權通知為前提。如果網絡平臺服務商通過自營、團購業務方式共同實施侵權行為,或者實施幫助、引誘的共同侵權行為,權利人可以依據“宣誓性條款”直接要求承擔侵權責任。如果權利人有證據證明網絡平臺服務商知道侵權行為存在,而未采取必要措施的,則可以依據“知道條件”要求其承擔侵權責任。這兩種情形下,權利人發出通知并非網絡平臺服務商采取必要措施的前置程序。只有在網絡平臺服務商不知道或不應當知道的情況下,才可能落入通知刪除規則的免責范圍。當然,在前述兩種情況下,權利人也可以選擇以通知的方式告知網絡平臺服務商,要求采取必要措施防止損害的擴大。但這種情況下的通知,是為了盡快爭取網絡平臺服務商提供必要措施,以得到及時救濟,此時網絡平臺服務商不應將“通知不合格”等作為免于侵權的抗辯理由。此外,“通知條款”中網絡平臺服務商承擔責任的范圍限于“損害的擴大部分”, 而“宣誓性條款”和“知道條款”下網絡平臺服務商的責任范圍并不限于此,這些損害賠償范圍方面的差異也是值得注意的。

注釋 :

[1] 參見蘇志甫:《應用程序平臺經營者商標侵權行為的認定》,載《中華商標》2016年第9期第63頁。 

[2] 參見張新寶、任鴻雁:《互聯網上的侵權責任: <侵權責任法>第36條解讀》,載《中國人民大學學 報》2010年第4期,第20-24頁。 

[3] 參見(2012)浦民三(知)初字第330號判決書。 

[4] 參見(2012)高民終字第3969號判決書。 

[5] 參見(2014)滬高民三(知)初字第2號判決書。 

[6] 參見(2011)滬一中民五(知)終字第40號判決書。

tag標簽:
------分隔線----------------------------
------分隔線----------------------------